当前位置:
首页
> 资讯 > 区镇动态
荣成大集寻年味 发布日期:2019-02-04 09:34 信息来源:荣成市融媒体中心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年集上人头攒动。

海鲜品种众多。

过年买副称心的对联很重要。

红彤彤的大枣透着喜庆。

各种菜蔬任你选。

现场加工爆米花是年集上不可或缺的一道风景。

岁月不居,时光如水。

  转眼间,农历戊戌年将定格于历史的时空中,于“廿三,糖瓜粘;廿四,扫房子”的乡谣中,总是盼着廿七赶大集的日子。农历腊月廿七,是荣成旧时第二大集——桥头集的集期。随着记忆的几缕情丝,仿佛又回到了旧时的乡村。此时此刻,村里的鸡叫声已经此起彼伏,连成一村的黎明号歌,催促着人们起床了、赶集去。

  进入冬季,忙碌了“三秋”的农民进入了冬闲,从忙得要命到闲得要命,农民们似乎并不习惯,赶集是最好的消遣方式。可以开眼界,可以买进卖出,调节余缺,如果对自己大方一些,还可以喝碗羊汤、吃根油条,何乐而不为!记得在生产队时,每当集日的头天下午生产队长吐口“明天放工半天”时,每个社员的眼睛都亮了。

  “早起的鸟儿有虫吃”。乡亲们说不出“凡事预则立,不预则废”的官话,但知道赶集要起早。因为之于赶集,他们早于头天晚上盘算好赶集的目的,是买是卖,卖什么买什么,卖多少买多少,心中是小葱拌豆腐——一清二楚。因而闻鸡即起,收拾妥当之后,即摸黑前行。倘若此时,天悬一弯残月,你会发现人们或挑或背、或推或拉,沿着崎岖的山路前行着。晚一步,步步迟。如果哪个集日因事耽误了行程,乡亲们会有几分懊恼和沮丧。“起了个早朝儿,赶了个晚集”是挂在乡亲们嘴上、流传最广的一句话。

  腊月廿七,是年前最后的桥头大集,也只有到了这天,各色货物才最便宜。腊月大集的路上,满是络绎不绝的行人,走着的、推着的、骑车的,遇到相熟的寒暄着,手里的年货却是真真的。那挂在眉梢的喜悦跃然脸上,合不拢的嘴巴一直笑着。孩子们更是高兴,鸟儿似地你喊着我、我叫着你,一路地欢呼雀跃。

  年集上,最会盘算的自是生意人,压货就等于压钱,只要不亏本就卖。再拮据的人家也要在这天看了又看、选了又选,以为省下就等于“捡”着了似的,但最后的采买还是要的。冬天本是万物萧瑟,只多了这欢声笑语,自是生气了许多,冬天里都这么的热闹,那春天的脚步就更近了。

  傍年靠节的集市,就是真实版超豪华超规模的《清明上河图》,十里八乡的乡亲们带着货物聚集一地,有买的、有卖的,有来的、有往的,有做的、有吃的,甚至设计到赶集加相亲,再加上车来车往、人欢马叫,集市自然热闹非凡,每个集市人的心情都是畅快的。

  现在人们喜欢说城市一词,其实在过去城与市是分开的,城是封闭的,多用于军政,而市是开放的,是自由贸易的场所。就拿荣成来说,清雍正年间置县,集市已遍布县境。清道光年间,荣成较大的集市有宁津、斥山、滕家、崖头、寻山、埠柳、林村、成山卫等8处。小集市则遍布乡里,集市贸易十分繁荣。及至民国初期,荣成大集市亦然火爆,几乎日日有市,八方商客云集,繁荣空前。

  经历抗日烽火,直到新中国成立前,荣成集市因战事频繁而衰废,大集化小、小集自消。有时因敌机、兵乱骚扰,集市甚至选择在沟夼隐蔽之处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集市随着政治经济发展需要而兴废。1957年,荣成大小集市达29处。1958年人民公社时,荣成集市全部关闭,1959年后又逐步恢复。1966年至1975年,集市贸易受到限制。1976年,原有30处集市撤销14处,只保留宁津、泊于、桥头、城厢、滕家等16处,且集期统一为每月逢五的三天。直到1980年初,才恢复了集市贸易,每集市人数规模在2000人至3万人不等。

  自1980年后,虽然时代变迁,但人们赶集的热情没有降低。只是随着条件的改善,人们不再起早,不再肩挑人扛、车推人背,但只要约俗而成的集市日和时间一到,集市瞬时人潮如涌,商贾云集、交割货物,你买我卖,热热闹闹。等到交割完毕,人们驾车而走,各奔东西,冷清取代了热闹,是一转眼的事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工夫集”。

  与过去相比,如今的大集,少了粮食市、柴草市、牲畜市、家禽市等,物质的丰裕,使人们不再为温饱而绞尽脑汁;现代化的作业方式,让牲畜市退出了市场,定格于历史的空间。笔者打小起就目睹了在袖口里用手指如对暗号式的讲价方式,如今也只能从银幕银屏中看到了。而柴草市早就转移到老旧小区,隐身于楼巷深处。如果有人用心挖掘,洋洋大观的集市文化,也许会增加几分历史的厚重。

  纵观现在的集市,你会发现蔬菜市、海鲜市等人群最为集中,靠海吃海,货鲜价廉,百货自有百客爱。自家地里的菜新鲜着呢,能掐出水来,自然会勾起人们的购买欲。农家的土鸡蛋,是用粮食喂出来的……民以食为天,食以安为先。出于食品安全的考虑,人们相中的是“土”,土鸡蛋已经不再论个卖,而是论斤称。

  现在的文化市,与过去也大相径庭,昔日的年画市、挂历市,经历着岁月的洗礼早就规模缩小,让位于对联,摊上布满了中国结等商品,喜气盈盈依旧,但热闹有加的只是腊月时节。

  悠悠万事,温饱为先。集市上还有现做现卖的小吃市,依旧人气兴旺,只是人们已经不再怀有很强的目的性,直奔吃一顿烩饼,称一斤或半斤油条而来。多数人是象征性地买一点传统小吃,当场或带回家重温一下当年的情感,回味余甘,自醉其中。就像现在,赶过集、吃过集上油条的中老年人,有几个会忘掉那扑鼻的香气,沾在手上的油渍,回首过去,温馨浓浓,屐痕深深。

  说到吃,除了海鲜之外,荣成人会记得斥山的盛家火烧、俚岛的油炸糕、成山的煮巴蛸,但更多的人在冬季会想念那碗热气腾腾的羊肉汤。几乎在每个冬天的集市上,都有开野露锅的,架子上挂着已经宰杀的羊肉,案板上摆着羊杂碎,灶台上布满各种调料,大锅里煮着羊骨。灶下炉火正红,锅中汤水沸腾,空气中弥漫着香气。卖羊肉汤的忙碌着,收钱、放肉、盛汤……忙得满头大汗,根本没有时间吆喝。其实,他根本就不用吆喝,灶摊前早就里三层外三层地挤满了翘首以待的食客。而在小桌边大快朵颐的食客食相,也让等待的食客垂涎三尺。

  记忆中,大家盛赞的羊肉汤要数桥头集的。

  桥头集位于威海市文登区、环翠区与荣成市的交界处,这里丘陵遍布,饲草丰富,本地山羊喝泉水、食绿草,肉质鲜嫩,营养丰富,辅以长时间熬制的老汤,再加上按比例、火候顺序投放的羊杂碎、羊肉和调料,自然鲜而不膻、肥而不腻,引人上瘾。据说,许多人不惜耗时费力,风尘仆仆而来,为的就是这一口。

  至于桥头羊肉汤究竟好在何处、妙在哪里,至今没有人能解读清楚,有人说好在水,有人说鲜在肉,还有人说妙在技艺。总之,你想搞清楚,还得赶集去尝尝再说。

  荣成的年集,还是那样热闹。你有钱有闲,可以去走一走、看一看,凑凑热闹。也许你是过来人,集市会让你的记忆脉动起来,让你想起过去唇齿留香的集市,吆喝绵长的集市,还有给人经济学启蒙的集市,让你沉醉其中,回味无穷。

  收拾收拾,趁着天晴,赶集去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